新闻头条

新闻头条 - 今日头条
实时发布最新新闻头条,新闻资讯,今日新闻资讯,最新新闻,热点新闻资讯!

淘猫的“二次围剿”

原标题:淘猫的“二次围剿”

在线票务平台的贴身肉搏显然根本就没有结束,只是从原来的票补暗战变成了产业基础服务的"正面硬刚"。从现在来看,这个市场从始而终的"拼出生"优势可能将会越来越明显。

文/庞宏波

在线票务平台的“肉搏”结束了吗?

没有,而是很可能回到了同一起跑线。原本票补是双方的竞争“主战场”,但这个“暗战”显然无法帮助任何一家完成清场。当票务平台的竞争格局变成4-3-2之后,淘猫之间就不太可能通过最初级的“票补”结束战斗。

如果现在去回忆,两家巨头早些年纷纷认可一个道理:票补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那么,目的是什么?目的显然不是在线票务平台完成某一领域的覆盖或者触及,也不是互联网宣发角色的强弱。目的是在高度互联网化的中国电影市场甚至是全文娱市场,互联网公司究竟能够有多大的赋能机会。这是一个全生态的竞争,这意味着抛除单一公司所谓的盈利空间,背后是AT生态布局文娱领域的必争之地。

在基本结束低价票补之后,猫眼娱乐走向了全链路,渴望上下游的触及。淘票票走向了新基础设施,需要说明的一点是,如今的“淘”不仅仅是淘票票,而应该看成是阿里影业的缩影。阿里影业在包含淘票票在内的新基础设施服务,看上去更像是“横向覆盖”。

但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内容成为了两家绕不开的核心争斗,所谓新基础设施也是在线票务平台走向未来的必然路径。于是,猫眼和淘票票之间也就没有了所谓的“纵横差异”,统一变成了全产业链和全生态圈的比拼。

在其背后,猫眼娱乐背靠的腾讯生态和阿里影业背靠的阿里生态,对其诉求也变得更加多元。这也必然决定了,淘猫之间总得来这么一次,将生态优势摆在台面上正面刚。

1

忽略身位的“新围剿”

票补是手段,但不是目的。

原本,这句话解释于票补争斗的无止无休,但被外界看作是为了掩盖票补的市场说辞。但现在,这句话可能真的是在线票务平台的“内心独白”。

依靠资金轰炸,低价策略是互联网公司向来的惯用打法。但这个打法往往适用于初级阶段,也很难有某一个领域可以通过低价资金的竞争就可以形成固定竞争格局。

那么,票补是第一阶段,第二阶段是什么?从淘猫之间的选择来看,第二阶段是服务,服务于全产业链。想要达到第二阶段必然要经历第一阶段,票补是一切发生的基础。淘猫之间的争斗无法通过票补分出高下,但淘猫通过票补基本完成了这个市场的“整合”,也只有这两家背靠腾讯和阿里生态的平台可以活下来,且两大生态看上去也只能容纳一个“代表”。

如今,超80%的在线购票率决定了中国电影市场终端消费的互联网普及已经完成,这决定了双方竞争格局很难再次发生大的波动。也就是说,通过票补来改变淘猫之间的竞争身位已经不再现实了。

那么,无法通过资金改变身位,什么才能体现差异呢?答案是用户。其实整个中国的文娱市场,互联网化的程度都非常高,而且用户的重叠度极高。因为高度互联网化的年龄层是固定的,这批互联网用户可以选择电影,也可以选择短视频,但往往是两者都会选择。

摆在两大平台面前,数以十亿计的用户成为了争夺的新核心。此前,阿里影业率先通过灯塔来打通“服务”,这个看似2B的产品在满足产业用户需求的同时,也反哺了淘票票这一2C产品。

而猫眼如今推出的猫眼通和场馆通,某种程度上也是这个逻辑。单纯的票务无法分出高下,票务+数据无法分出高下,那么2B+2C就是必然选择,这是一个阶梯上升的竞争高度。

在这个新领域里,未来对两家公司产生多大的影响不得而知,但起码,这是现阶段两家公司的唯一路径。

有趣的是,在票补阶段,或许能够通过市场份额来决定两家公司的短暂身位。但是在服务阶段,身位本身就没有意义。对于2B和2C两端的“功能”体验感受,决定了两大平台的天花板。

2

产业化围墙

下一个十年。

如今,整个市场的低谷不得不让全产业从业者来思考下一个十年。这不是“跳脱”,而是如今这个行业究竟靠什么走向下一个十年。

中国电影市场的特殊性在于其高度互联网化,市场的“扩盘”是依靠在线票务平台通过票补策略“炸开”的。这也就是中国电影市场前十年所谓的人口红利,大量通过低价吸引进入市场的用户。

但当票补减退,市场必然要进入到内涵式增长。那么,传统的人口红利就不再是优势。但整个市场很难迅速调整,那么人口红利消退带来的就是必然恐慌。

那么“系铃”的在线票务平台,实际上也需要成为那个“解铃人”。如今,淘猫围绕着整个全产业链,无疑是在构建产业化的围墙。

阿里影业在推出云尚制片系统后,形成了服务制作端的云尚制片+帮助影视投资及回款的娱乐宝+进行互联网宣发的淘票票+一站式数字宣发平台灯塔+影院终端凤凰云智系统+衍生品授权和开发平台阿里鱼

阿里影业在新基础设施领域实现了“闭环打造”。那么猫眼呢?猫眼在全文娱战略升级发布会上推出的五大平台,涵盖票务、产品、数据、营销、资金,不恰恰也是“新基础设施”的一个变体吗?

无论二者孰强孰弱,从大的周期来看,淘猫共同在完善和提升中国电影市场的产业化水准。这个带有高度互联网化特殊性的电影市场,互联网公司持续的体系建立,这是发展到今天淘猫最应该被外界认可的一点。

而从整个发展历程来看,能够完成这一使命的也只有淘猫两家。在为自己打开更大竞争空间的同时,其实也是在给中国电影市场做“二次扩盘”。

3

阿里腾讯的“纵横之战”

腾猫联盟。

这个名字第一次被公开提及是上影节,但在腾讯影业年度发布会上“腾猫联盟”显然没能被当作一个重头戏。而在猫眼的“主舞台”上,腾猫联盟显然占据着外界主流目光。

其实如今,在线票务平台发家的淘猫,已经很难再来依靠腾讯和阿里的“入口资源”。这个“入口资源”在拼票补的阶段是优势,但在拼服务的阶段完全不是。

腾猫联盟的核心是协同,是猫眼娱乐和腾讯在生态协同效应上的尝试。腾讯需要猫眼继续成为“出口”,但一味的单打独斗远不如和其他业务板块协同发力有效的多。猫眼娱乐在独立上市并且进军全文娱之后,也必不可少的需要腾讯这个“后盾”。

猫眼其实一直在做一个“纵向独立产品”,某种意义上就是淘票票+灯塔+大麦的一个集合,这是猫眼走向泛娱乐走向全文娱的一个路径。但因为猫眼的独立姿态,腾讯能给猫眼赋能多少变得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其“合作伙伴”虽然归属于一个大的生态体系之下,但互相之间的“呼吸频率”完全不同,甚至在业务上存在一定的竞争。

相比之下,阿里影业一步步端正了自己在大文娱的“一号位”。樊路远其身份的“特殊性”,让其不但整合阿里大文娱的优势,也在协同阿里经济体的优势。这是樊路远和其他“前任”最大的不同,也是淘票票此前和支付宝、淘宝联动的关键核心。

如今,“淘阵营”里看上去还是独立的布局,淘票票、灯塔、大麦网、优酷是一个个独立的“品牌”,但实际上这些独立品牌反倒呈现出了极强的黏合力。

7月9日,阿里大文娱电影版块负责人、淘票票总裁李捷表示,淘票票×优酷,以及大麦网等大文娱媒体内容矩阵,正在加速产生聚合效应。而在其背后,还有惠支付、淘抢购、88VIP会员、支付宝会员、饿了么等非文娱资源协同。

可以说,淘票票算是典型的“横向联动产品”,不做单一集合,但是互相协同作用高。这个根本在于阿里影业作为阿里的“并表”公司,其地位的截然不同。

阿里和腾讯的“纵横之战”显然回到了一个全新的起点。这个起点票补是“过去时”,是走到这个新起点的手段;数据是“过去时”,是连接票务和服务的桥梁;服务是“现在时”,但决定结果的却是背后生态的协同发酵。

淘猫的“二次围剿”,围在服务里剿在生态上,这注定是更漫长也更惨烈的新战场。

商务合作:

微信phb19941011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入驻平台:

微信公众号丨头条丨新浪微博丨新浪看点

网易丨新知丨大鱼丨百家丨企鹅

搜狐丨虎嗅丨一点资讯丨凤凰

跃幕电影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入驻以上新媒体矩阵唯一账号名称为「跃幕电影」。第三方若与非「跃幕电影」账号在以上平台渠道涉及法律及其他纠纷,与本公众号无关。

责任编辑:



赞一下
安易通新闻
上一篇: OYO酒店:一个即将失控的“扩张狂魔”?
下一篇: 滴滴涨价!网友:加1块我就不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推荐

隐藏边栏